艺之禅——李荣凯眼中的徐锦江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9-10-25  浏览 次  

  徐锦江是多面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同时也让人充满敬意。他本是一位造诣颇高的画家,而又以银屏艺人的形象为人们所熟知,而今已经成为一代传奇的他又开始了新的艺术之旅以营造艺术空间和生态的方式来传递艺术精神。在息影三年的时光里,徐锦江在安徽蚌埠坚守着传统文化空间,使得一方水土在保持传统气息的同时,还在现当代的艺术理念熏陶中推陈出新,使其富有朝气。作为关山月的弟子,徐锦江对于水郭山村有着特殊的情感,这不只是出于对自然美的感触,还有更多的是对于存在的思考。

  同时在浦江岸边的世博园中,一位摄影家也同样在思考着乡土、自然和存在。这位摄影家就是李荣凯。李荣凯来自大凉山横断山脉,20多年来他一直在用摄影的方式来展示有趣而真实的灵魂。在山与水相融之后,徐锦江和李荣凯相遇了,一见如故。两位对视觉表达有所追求的艺术家决定做一次不同以往的形象呈现,以表达他们敏感又独特的精神体验。

  李荣凯眼中作为初始的徐锦江就像菩提达摩一样,是一位传奇人物。当然如果把徐锦江和达摩祖师划等号,就有些引喻失义。不过从摄影师营造气氛的角度来看,见贤思齐也未尝不可。

  达摩祖师本自西方,辗转适中土,入广州,传《楞伽经》,行唯识之法,后又一苇渡江,游化嵩洛。徐锦江本是黑龙江牡丹江市,古代的时候是汉外之地,北方极镜。他还是混血儿,母亲为秘鲁人。因此徐锦江对于传统汉族人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异域气息,这点竟然有类达摩。徐锦江为了艺术,他一路辗转,从东北来到广州,也就是当年达摩祖师登陆中国的地方。徐锦江从广州美院毕业后流转香港,也做过个人画展。然而他却阴差阳错,得到了影视圈的朋友们的认可和赏识,从画家成为了蜚声四海的表演艺术家。这也是一种巧缘。不忘初心的徐锦江没有舍弃艺术的创作,不为娱乐界的名利所扰,无怪乎李荣凯由他很自然地就联想到了达摩祖师。

  为了表达出这种感觉,摄影家参照了一些关于达摩祖师的视觉元素。从构图意境来看,虽然李荣凯没有言明,但圆形纨扇样式的框架结构给人以宋画的那种诗中有画、画中有禅(ध्यान)之感。所谓“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留白深远、形简意赅。黑白灰的色调与中国传统水墨在精神和感官上契合。

  对于道具的设置,李荣凯也为徐锦江量身打造,菩提达摩的一袭鲜红的袈裟成为了无为意境中的三昧(समाधि)真火,突出了心一境性的定力。

  徐锦江曾言:“宁可孤独也不愿和无聊的人来往。”这种对真性情的坚持与面壁九年的菩提达摩何其相似。达摩最后等来了愿意断臂求法的慧可,终究得以传授衣钵。徐锦江似乎也等到了李荣凯为他呈现其独特的艺术思想。

  李荣凯请徐锦江呈卧佛姿态。照片中的他神情自若,四大皆空,表明除却对人世间虚无的欲望、烦恼和假象,得到空明与豁达。一只猫的介入,又从另一个层次体现了虚实相生的意境。徐锦江的静与猫的动,形成了相互的映照,自然与我的呼应。似乎达摩的禅意已经感化周围的生灵,而一切又显得自然有序,无为清净。这好似五代画家石恪的传世名作《二祖调心图》中的丰干大师卧虎而眠,以和谐化杂序,以纵逸轻灵,写意禅艺。徐锦江曾说:“光阴里每一步全是修行,不自知间,早已自渡。”这种境界和格局,何其洒脱?

  徐锦江与猫之间的符号象征又颇具玄意,可意会,却无以名状。《庄子齐物论》中所载的著名哲学命题庄周梦蝶就与李荣凯所营造的空间关系类似。似乎禅艺始于徐锦江而成于猫,一时之间,不知锦江之禅定与猫之齐舞,孰为我,孰为客。主客混一,虚实相生。李荣凯团队的这一设置虽然事先有所预估,但后面猫的动态呈现却出乎意料的完美定格。人生和万物的恒常即无常,随性见喜,不亦妙哉?

  在徐锦江和猫之间,李荣凯团队别具一格地制作了一株枝条向上,主干横向的树。其纹理如同水墨毛笔飞白一般,有着草书的空灵之感。这颗树连接了动与静,不仅为画面达成了一种平衡,也在视觉上渲染了素雅别致的气息。

  徐锦江的那份洒脱在于不做作、不掩饰,在于真实的存在。因此李荣凯又为他设想了反英雄主义的视觉呈现,来表现徐锦江的多面性和真性情。徐锦江直言不讳地表示喜欢机车,因为机车能带来速度与激情。李荣凯立刻想到了用漫威英雄系列里的恶灵骑士视觉元素。特别是恶灵骑士的摩托车彪悍勇猛,由原始森林里的蛇幻化而成,对摄影家而言这是一件具有强烈生命气息的艺术品。米开朗基罗曾经说过,艺术就应该和蛇与火一样,蓬勃向上,富有动态。因此在他的传世名作《西斯廷圣教厅壁画》里蛇的形象屡见不鲜,特别是在《最后的审判》中,蛇的动态与环境渲染达到了完美的视觉效果。恶灵骑士的机车不仅表现了巴洛克式的宏大,还体现了哥特金属风格的特例独行。为此李荣凯对环境光和色彩做了特殊的处理,表现了阴郁神秘的力量。

  恶灵骑士为了拯救患病的父亲,把灵魂出卖给了恶魔。虽然与魔鬼交易受到了诅咒,到处燃烧,走火入魔。但是毕竟善恶同根,善的力量凭借恶灵骑士的本心抉择,最终扭转了局面,以孤单的狂野之力压制恶的邪魔。徐锦江在名利场碰到过各种事端,也做过各种尝试,也为此抑郁成病。但艺心未已,禅定不灭,因而得以浴火重生,舍得之间,已至旷达。法华宗主张“如来不断性恶,一阐提不断性善”,也就是说善恶本同缔双生,绝对的善和绝对的恶并不存在。如果过分追求把性恶断除,那么就会产生执念。尼采所谓“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正在凝视着你”,正是指此。凡事不能强求,自然随性即可。徐锦江的影视形象从来不拘泥于美丑,只关注角色的真切。他在和李荣凯交流时也袒露,希望摄影师能够直指人心,从现象直接说明本质。李荣凯眼中的徐锦江如参天大树,沐浴在阳光下,自然内秀,博大深远,其生命的厚度如同树根隐于地下。徐锦江的存在不是空中楼阁,其人格魅力在于其深厚而不可测的底蕴。李荣凯希望通过这一主题来展示徐锦江刚柔并济的品格。这也与之前的达摩系列相呼应。

  禅与艺,静与野,都体现了摄影师李荣凯和艺术家徐锦江之间的默契,深入的精神探讨和人生的修为。艺林如山,斯水如禅,如是观。

  龚之允博士是早期中西艺术交流史专家,英国独角兽出版集团学术总监,现在正为中国新星出版社编著和校译《海外藏中国艺术珍品》(20册中英文版,文化部项目)。他毕业于英国苏赛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获艺术史博士学位,担任该校艺术史系和中文系的讲师。他曾获得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青年学者访问基金,参加了“重塑艺术史”研讨会。他同时也是《中国艺术》、《中国美术》和《三联生活周刊》期刊专栏作家,曾担任英国《艺术新闻》(The Art Newspaper)特邀记者,主要研究方向为中西艺术交流史、清代宫廷西洋风艺术、欧洲中国风艺术,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史史学理论。他著有《图像与范式早期中西绘画交流史(15141885)》(商务印书馆),翻译了《制造鲁本斯》(商务印书馆),编著《视觉的调适中国早期洋风画》,艺术史理论文章《吕澎和他的艺术史学操作》曾发表于英国的《艺术史期刊(Journal of Art Historiography)》。

  经济下行承压,存量发展放缓,创新升级成为了全行业的新旗帜,第三方支...

  鲁大师9月25日到10月2日公开发售6000万股,配售招股价区间为2 3至3...

  10月10日, 由珍奥集团独家全程支持的健康中国行健康巡讲一...

  团结带领广大文艺工作者努力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民族的优秀作品博吗论坛

高手网6lcc| 护民彩图图库最早| 好彩堂热门彩图总汇| 曾夫人论坛| 永久平码平肖公式规律| 正版管家婆一句赢大钱|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大全免费| 正版四不像必中一肖| 最准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红姐统一免费图库|